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章節目錄 第七百一十六章 昔日大能不足夸,尊者太歲已平平!

作者:妖僧花無缺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這一邊。

    黃風大圣尋陸青峰無果。

    另一邊。

    陸青峰以雷霆之勢,已經將天蓬水府當中部將全都收服。

    說來也簡單。

    他修行玄功,《十二都天魔神法》厲害非凡玄妙無雙,更是極為注重肉身,曾糅合了部分《**玄功》的精義,殊為難得。

    再加上大神通、無上大神通傍身。

    又有玉帝賜下的靈寶在手,最后一處短板也被彌補。戰力飆升,又不是須臾前在凌霄寶殿斗法王靈官時能夠比擬。

    那天罡大圣、九天殺童大將、高刁北翁神將軍、長顱巨獸大將軍、威劍神王大將軍等排名靠前的天河上將雖然也有金仙道行,可比起陸青峰堪比大教二代親傳的底蘊跟傳承,還是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被一一打敗。

    收服了這些將領,天河水軍自然也就在陸青峰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他擔心廣元界相隔路遠,出現意外,便立刻動身,要去將妻子、子女、弟子、部將全都接引過來。

    天河乃天界重地。

    一來有數百萬天兵水軍守護,任何妖魔都難潛伏進來,最是安全。

    二來此地有日月星辰之力傾灑,對修行也大有裨益,實乃一等一的修行寶地。在廣元界修行,不如早來天河。

    故此。

    陸青峰才迫不及待動身。

    他時間緊迫,這邊將親友門人聚集之后,還要早些修行,始終保持金仙修為,甚至要盡早在現時時空修成真正金仙,才能不露馬腳,不至于落得凄慘下場。

    時間不等人。

    陸青峰也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一次。

    自天河動身,陸青峰身為天河統領,卻方便的多。

    無須耗費十年腳程,只須自天蓬水府調出一艘戰艦,自天河中辟出一條支流,順著支流而行,朝發夕至,最多半日就能到達廣元界。

    戰艦疾行。

    陸青峰站在甲板上,觀大千玄妙,一雙眼似閉似睜,陷入修行當中。

    忽的。

    但見戰艦猛地一震,天河河水忽的掀起怒濤。

    有隨行的‘丑日直符使者’,頂戴牛頭冠,身著黃衣手持槍,來到陸青峰跟前,高聲道:“元帥,前方有人爭斗,阻斷天河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陸青峰睜眼,往前方望去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天河支流本是浩蕩,卻在不遠處被生生阻斷,難以前行。再仔細望去,這才見著前方有兩人爭斗,氣機強橫。

    仔細看去。

    兩人中。

    一個乃是年輕人,托著翠綠山峰立在虛空。

    這人生得十分年輕,只有十**歲的樣子,身穿一身碧綠的大袍,面貌十分的俊朗。只是一對眼睛也是碧綠的顏色,仔細一看,每只眼睛里面竟然有六個瞳孔,形成一個六角星似的圖案。

    十分詭異嚇人。

    另一人顯出三頭六臂法身,額上多生一只眼,面如藍靛,發似朱砂,上下獠牙,那六臂或是提鐘,或是拿印,或是執雌雄雙劍,或是操方天畫戟。

    百般神通。

    千般武藝。

    施展開來,與那年輕人斗戰一處,難分難解。

    陸青峰見著兩人,又見著二人不遠處那如同雞子一般的世界,頓時認出:“原來竟是故人!”

    丑日直符使者探目觀望,也認出其中一人,指著那三頭六臂人物,向陸青峰匯報道:“元帥,那是‘值年歲君太歲之神’殷元帥!”

    陸青峰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丑日直符使者只認識同為天庭大神的殷郊,而陸青峰卻認識兩人。

    心中一動。

    看向一旁雞子般的世界,知曉此間還有些因果。

    于是命‘丑日直符使者’止住天河,停住戰艦。陸青峰則縱身一躍,跳出天河外,來到虛空中。

    天河外。

    虛空中。

    這位殷太歲時而晃動銅鐘,激發神通,時而揮舞方天畫戟,上前搶攻。

    對面那位妖邪年輕人也不是旁人。

    正是天道教六瞳尊者。

    昔日陸青峰本在銀河界修行,突兀被丟到蠻神界,當時見著二人爭斗,就是這六瞳尊者與殷郊殷太歲。

    二人都是金仙道行,長生不老,不朽不壞,有悠長歲月可活,自是悠閑自在無聊的緊。

    以至于。

    十二萬九千余年,近一元會歲月之后再次見著,二人還在爭斗。

    再觀一旁雞子般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蠻神界。”

    陸青峰看著爭斗的二人,見二人將他無視,便也不去理會。又看向蠻神界,揚手神光閃爍,便在蠻神界外撕裂一道缺口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暗運玄功。

    將西游時空得來的金仙道行駐留在外,僅將現時中地仙巔峰的道行停駐在肉身中,連同金木水火土五個寶葫蘆分身,一同送入蠻神界中。

    五色神光無物不刷。

    陸青峰又將其強化至無上層次,從孔宣至寶中悟出先天五色神光精義。又在現時中、西游時空中修行多年,已經具有少許先天玄妙。

    如今不但不但能刷定風珠、飛龍寶杖這等較弱的先天靈寶,如蠻神界這般封閉的世界,也能刷開縫隙。

    從容進出。

    與之相比。

    六瞳尊者、殷郊殷太歲雖然實力也不弱,但最多也就只能送門下弟子通過轉世重生的方式進入這蠻神界。

    比不得陸青峰。

    六瞳、殷郊正在爭斗,戰得正酣。

    原本還未在意陸青峰的出現,但也留了幾分注意。忽見陸青峰動作,頓時怒起:“哪里來的野孤妖道,這般不曉事!”

    殷郊爆喝一聲。

    三頭三口同時出聲,聲震虛空,激蕩天河。

    六臂握持,一只大手又將當中抓著的一印沖著陸青峰擲來。

    “殷太歲。”

    陸青峰看著殷郊擲來的大印,搖搖頭,也不急解釋,揚手取出仙索,灌注法力,往著大印激射過去。

    當場纏繞起來。

    隱約可見,這印上有‘番天’二字。

    但陸青峰看的分明

    “番天印乃上古天柱不周山被元始天尊凝練而成,與廣成子鎮洞之用。封神時暫時賜予弟子殷郊護身,不料殷郊叛變,在封神未結束之前,番天印就已經被廣成子收回。”

    “殷郊手上這塊大印,僅是仿制而來!”

    真品番天印陸青峰還有些畏懼。

    區區仿制品,對他還造不成威脅。

    將玉帝賜下的仙索祭出,仙光閃耀,將這贗品番天印捆住,轟隆隆一陣掙扎,卻難掙脫。

    “好妖道,倒是有幾分本事!”

    殷郊怒目,又將手上‘落魄鐘’輕搖,激發落魄神光。此鐘同樣是贗品,經由殷郊多年祭煉,威能倒也不俗。

    陸青峰不敢拿大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忙將身形搖晃,也顯出三頭六臂法身來。

    但見那六臂各持兵刃,其中一手抓著形如鐃、鉦而有舌的‘鈴鐸’法寶,輕輕搖晃,也有鈴聲清脆。

    輕松就將這落魄神光抵消。

    他這‘鈴鐸’法寶也不是凡物,同樣是一樁靈寶,內含精妙,平時既可以用來宣布法令執掌天蓬水府,與人爭斗時也可以祭出,乃是不俗靈寶。

    “有幾分道行。”

    “且試試本尊者‘翠瞳峰’厲害!”

    六瞳尊者在旁,見殷郊兩次出手,都未曾在青衣道人手上討了好,也不趁機去攻,反倒是將手上山峰向著陸青峰擲下。

    他與殷郊爭奪蠻神界,比拼神通武藝,無論勝負如何,卻也不許旁人插手,甚至是撿便宜。

    “翠瞳峰!”

    陸青峰三頭六眼綻放玄光,一瞬洞悉此寶根本。

    原來也是山峰淬煉,仿的番天印煉制而出的靈寶。論及威能,甚至還在殷郊手中那件贗品之上。

    哪怕陸青峰修成玄功,被砸上一下,怕是也要皮開肉綻。

    可不好受。

    又眼見六瞳尊者與殷郊全都來打他。

    也不藏拙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法力洶涌,背后五色神光閃耀,那黃光一閃,頃刻就將‘翠瞳峰’與贗品番天印刷走。

    接著又有白光閃耀,將空中激蕩的贗品落魄鐘也刷走。

    “五色神光?!”

    殷郊識得神通,又連丟兩樁法寶,當下一驚,趕忙收手不敢再攻。

    六瞳尊者反手取出‘幽魂白骨幡’捏在手上,卻也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有些忌憚。

    一雙眼凝視神光,最終看向陸青峰,問道:“道敢問道友尊諱,從何處習得神通?”

    五色神光是他天道教教母拿手神通。

    即便是天道教中,得傳這門神通的也是寥寥。眼見隨意碰到的一道人,居然也得到精髓真傳,六瞳尊者也擔心是大水沖了龍王廟。

    見二人停手。

    陸青峰收了三頭六臂法身,收了諸般靈寶,手上只有從二人處刷來的三件法寶。聞聽六瞳尊者發問,陸青峰朗聲笑道

    “小道生來心性明,不貪閑來不休歇。一心養性與修真,混沌難迷不覺熬。三花聚頂得歸根,五氣朝元通透徹。功圓行滿卻飛升,天仙對對來迎接。朗然足下彩云生,身輕體健朝金闕。道人心高不受官,靈霄殿中斗靈官。玉帝夸贊武藝高,千言萬語把我留。敕封天蓬管天河,總督水兵稱元帥。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。

    但見那同樣收了三頭六臂法身的殷郊殷太歲張開額上豎眼來看,恍然道:“原來你就是靈霄殿中斗敗王靈官,剛剛上任的新任天蓬真君!”

    殷郊歸屬太歲部,也是一方正神。

    但與天蓬真君相比,還要差了一等。

    當然。

    這殷郊乃是闡教弟子,不受玉帝調遣,神位品級于他來說,也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“天蓬真君?”

    六瞳尊者也看向陸青峰,暗下皺眉:“我天道教早就退出天庭,并無弟子門人在天庭為官。那這天蓬的神通,難道是從西方教孔宣手中學來的不成?”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全天北京pk10二期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