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章節目錄 第四百八十七章 變故與猜測

作者:三戒大師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“小侄陸云,給二伯問安了。”陸云執禮甚恭道。

    “賢侄快坐,還沒吃早飯吧?”雖然幾乎是一宿沒合眼,陸俠卻精神抖擻,雙目放光,甚至有些亢奮。他招呼著陸云坐下,又吩咐管家添副碗筷道:“來,湊合著陪伯伯吃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來前已經吃過了。”陸云卻搖搖頭,一臉凝重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陸俠看一眼他的臉色,心里不由咯噔一聲,趕忙揮手讓管家也出去。

    管家出去后關上門,廳堂中便只剩下陸云和陸俠兩個了。

    “說吧,出什么事了?”陸俠掌繩愆廳十幾年,見多了光怪陸離之事,早練就了泰山崩于前不變色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回二伯。家父昨晚回家后,忽然有所領悟,”只聽陸云輕聲答道:“便直接閉關了。”

    “閉關?”陸俠聞言瞠目結舌,剛喝下去的一口稀飯,險些噴到陸云臉上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陸云卻一本正經的點點頭,繼續說道:“臨閉關前,讓我來告訴幾位伯父,約好的事情暫時放一下,一切等他出關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陸俠擱下粥碗,拿起塊布巾胡亂擦了擦嘴,一雙眼里滿滿都是疑惑……好半天,他才失聲問道:“你父親他,可是受了什么傷?”

    “沒有,父親這半年都沒與人打斗過。”陸云輕聲說道:“而且他說得很明白,是有所領悟,所以應該是好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領悟這么重要,不能等完事兒再說?”陸俠終究還是七情上面了,難掩沮喪道:“他沒說什么時候出來?”

    “說短則三五日,長則十天八天吧。”陸云忙賠著小心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陸俠忍住沒罵娘。

    “那侄兒先告退了,還要去幾位伯伯家傳信呢。”陸云躬身施禮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陸俠滿腔熱情被一盆冷水澆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“是,侄兒告退了。”陸云垂首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得,正主打起了退堂鼓,這下不用趕著出門了。

    陸俠哪還吃得下早飯,擱下碗筷便把自己關在書房,想要一個人安靜一會兒。

    不到半個時辰,陸傍便得到信,氣沖沖的過來了。

    猛地推開書房門,陸傍一邊大步往里走,一邊高聲抱怨道:“你說說,你說說,老十辦的這叫人事兒嗎?大家看得起他,要捧他上臺,他卻當起了逃兵!”

    “你小聲點,非要讓全天下都知道?”陸俠看一眼陸傍,起身關上了書房的門。

    “我小聲不下來!我沒二哥你這么好的涵養,我現在就想罵娘!”陸傍氣急敗壞的在書房中轉著圈子,那樣子就像被困住的餓狼一般。“你說他一個地階宗師,有什么好閉關的啊?要是他能閉成大宗師,別說十天八天了,他就是閉上一年!我也雙手贊成,天天給他送飯都行!”

    陸傍也是氣急了,諷刺起陸信來尖酸刻薄,說的話十分不中聽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沖我嚷嚷有什么用?”陸俠苦笑著安撫陸傍道:“陸信素來老成持重,這回忽然做這樣的決定,肯定有必須如此的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陸傍抱著胳膊,氣哼哼的往書桌上一坐。“他還真要晉級不成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”陸俠搖搖頭,在他看來,陸信這樣做,什么原因都有可能,就唯獨沒有這種可能。“大宗師,是常人可以奢望的嗎?”

    世人常說,大宗師之間,也有高低之分。好比張玄一、孫元朗之輩,就是驚才絕艷、無雙無對的天才。而衛央、謝鼎這些名聲不顯、實力遠遜于張玄一的大宗師,就要資質平平許多了。

    對此,陸俠只想說,呸!夏蟲不可語冰……但凡能打通全身奇經八脈、十二正經,成為天階大宗師的,哪個不是百年一遇,無雙無對的天才?或者說,只要你不是這種舉世罕見的天才,就是苦練一輩子,也邁不過那道坎,成不了大宗師的!

    不然堂堂陸閥,數萬子弟,為何當代只出了陸仙一位大宗師?難道除了陸仙之外,陸閥其余男兒都是只知道混吃等死的酒囊飯袋?事實顯然并非如此嘛……

    實際上恰恰相反,不知道有多少人,練的比大宗師還要苦,還要拼命,可無奈資質天分機緣不足,練到六十歲血氣衰竭,身體開始走下坡路,也依然只能望洋興嘆……

    就好比陸俠自己,當年他也是大比二甲出身,獲封二品上官人,自然算是同輩中鳳毛麟角的天才了。可他從八歲開始,一直到今年四十四歲,三十六年間日夜苦練不懈,哪怕過年都未曾停過一天。

    結果呢,卻是卡在地階巔峰近十年,仍舊毫無晉級的希望。

    所以,習武一途的真相,就是刻苦勤勞只能決定武者的下限,而武者的上限,是由天資決定的……事實上,各閥長輩都心知肚明,倘若有族中子弟能晉級天階的話,那一定在年輕時就打通了奇經八脈、十二正經,不會等到三四十歲那么遲的。

    其實別說天階大宗師了,就連想成為地階宗師,也是一樣要靠天分的!所有最后能成為地階宗師的,同樣都是萬里挑一的天才!

    只是這真相過于殘酷,長輩們怕后輩知道后,早早就開始自暴自棄,所以才一直都非但不肯承認,反而還不約而同的宣言,水滴石穿、繩鋸木斷的精神。

    陸俠也從不覺著,這種善意的謊言有什么錯。但謊言就是謊言,永遠也變不成真實啊!

    大家都是一起長大的本家兄弟,彼此知根知底。陸俠十分清楚,陸信的天分還不如自己呢,不然也不會三十好幾才突破到地階。而陸俠,是在二十出頭的年紀,就成為地階宗師的啊。他尚且已經絕了晉級念頭。陸信想要晉級,自然更是癡人說夢了……

    這也是為什么,諸位執事會對老閥主的許諾尤為憤怒的原因——陸尚說,誰能成為大宗師,就是下任閥主。但‘人’字輩之中,已經沒人有晉級的希望了。這就等于剝奪了他們誰也不靠,直接成為閥主的希望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,誰想當閥主,就只能去爭著搶著巴結陸尚,好等他老得當不動閥主了再接班。

    但老閥主沒想到,執事們已經被他耗光了耐心,他們已經忍不住要搶班奪權了……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全天北京pk10二期计划